夏半半☄

Miracles happen every day.

多奇遇(一)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猫猫AU,OOC警告哦

小卷儿视角💓

我叫小卷儿,是一只有点帅的美短,有爱我的主人,温暖的猫窝和地毯。

今天的天气很棒,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适合出去玩。所以我溜出了家,欢快的在草丛里打了个滚儿,把头埋进草里。

突然听到了声音,先是从树上跳下来的和地面的撞击声,接着是冲我走来的沙沙的踩着草上的声音,是五楼的小黑吗?要一起聊聊天还是要去跑几圈?

我抬起头瞧瞧,是一只小狸花猫,从来没见过,有点脏脏的,很凶,呲着小牙瞪着我,但是长得真好看,身上的花纹很漂亮,眼睛大大的圆圆的像块蜂蜜糖,脑门上的毛有一块浅浅的,不突兀,形状像只桃儿,很可爱。

所以我本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原则,

你好呀,我是1栋四楼的小卷儿,你是新到这里来的吗?交个朋友,附近好玩的地方我都知道,可以带你去。

小猫的爪子往回瑟缩了一下,喉咙里的低吼声也停了。

我是小桃儿,我才不需要朋友,外面的领地都被划分了,你这么傻不要乱跑。

舌头是粉粉的,声音很好听,还在担心我,我的傻笑要藏不住了。

小猫,不,是小桃儿邀请我一起走走,让我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于是我从本栋的小黑猫大黄狗说到了5678栋的小鸽子小鹦鹉,甚至连偶尔飞过来的麻雀喜鹊都说了个遍。

当然这期间我少不了偷偷瞧瞧小桃儿,那双深棕色的眼睛亮亮的,漂亮极了,想要和他多待在一起。

小桃儿认真的听完,包括我奇奇怪怪的吐槽也没有打断。他道了声谢,轻轻巧巧的爬上树走了。

真乖呀,我又打了个滚儿,不过不知道他家在哪儿,还想再碰见他,跳起来伸伸懒腰,回家了。

忽忽悠悠【鱼进锅】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ooc ooc 见谅哦💓

霓虹灯管弯曲着构成各种各样的剪影,绚烂刺目的光芒恍恍惚惚。

郭德纲推开酒吧门,环顾四周,在嘈杂的吵吵闹闹的歌声让他难受之前,寻找着于谦。人们在吹口哨欢呼摇摆,于谦手里摇摇欲坠的捏着杯酒,快活得扭着某种节奏,旁边有一位喝多了的姑娘倾慕的看着他。郭德纲咬着牙跺了一下脚,皮鞋与木头碰撞的声音绝不会比正在放的那歌曲要大,但于谦却像听见什么似的看向这边。

于是他们隔着几对搂搂抱抱的情侣、东倒西歪的酒鬼们对视,郭德纲瞪着他,于谦眨了眨眼,一口气干掉杯子里的酒,大步走过来,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您怎么来了?

郭德纲告诉自己深呼吸,压下掐死于谦的念头,保持着不与醉鬼计较的心态,我来接您回家。

于谦不情不愿的念叨着,您可好久没陪我喝酒了。

郭德纲没理他,就着被于谦揽肩的姿势架起老酒鬼走出了酒吧。

我没拿烟

再买

我新买的

戒了

我没理那个姑娘

没有回应

上车之后,于谦和郭德纲排排坐,开车的侯爷主动塞上了耳机,酒吧里的王经纪人无人问询。

我没醉,真的,就是想喝点酒

意味不明的哼声,您跟酒瓶子去书房过吧

您不能这样,嘤嘤嘤,赛马输了,媳妇儿还不安慰我

郭德纲感到有什么在刺痛自己的神经,这于老谦儿可太糟心了

于谦的目光在车内绕来绕去,最终落在郭德纲的胸口上,蹭了过去,郭德纲只得扶住弯着腰靠过来的于谦。

郭德纲攥着拳,感觉到于谦的手钻进衬衣里,在腰窝和背中间来回抚摸,并且每次在腰窝停留时稍稍往下滑了那么一小寸。

只是稍稍的

还听到于谦小声问 想我了吗

郭德纲气的咬牙,不想。。。

不过没等他说出剩下拒绝的话

他就尝到了威士忌与烟草混合的味道,柔软与湿热,那股缠人劲儿丝毫不减。

潮湿的热气摸过郭德纲的脖颈划过胸口,再在胸口里积成一团暖意。

接着这团暖意与颈间的鼻息变得一样柔和且有规律。

于老谦儿歪着头靠着他睡着了。

却舍不得推开,调整好姿势,让他哥舒舒服服的靠着睡会儿。再那么顺便的,才不是他想那么做的,摩挲摩挲胸口处的卷毛。

哼 ,回到家再收拾他!

雨过天晴架小船【鱼进锅】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ooc ooc ooc


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不好。


意料之中的拒绝,那点用来壮胆子的酒上了劲儿,脑子里走马观花,模模糊糊不真实,索性扑过去把人拥个满怀,那人也乖得很,不挣扎也不乱动任由他抱着。


涌上来的恼火劲忽然就散了,不是不生气不难过,只是面对他,都随他。


叹口气,头压在人肩膀上喊着头疼,不看那皎皎的双眼和红得不行的脸庞,低声磨着人,用蹩脚的就喜欢这张床软的理由,占了他的床铺。


跌跌撞撞的被扶进卧室里,细致的温柔的擦脸喂水,

还是忍不住


为什么不好

没有回答,昏暗的灯光下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那张窘迫的脸看起来如此青涩诱人

就像刚嫁过来的小媳妇儿,我的小媳妇儿


也是蒙了心,这人有多倔也不是不知道,何苦为难他。

郭老师您早睡,明早可记得管我早饭。

慌忙逃走的人和一叠声的好好好 。


埋进被子里,床上枕头上被子上都是他的味道,舒服又欢喜。


为什么会拒绝我呢

换着花样的早餐

随身携带的糖果

早早准备的温水

下了场的夜宵

漂亮的小鸽子

好看的摆件儿

我喜欢的都给你,喜欢你收下它们时的眉眼弯弯。

可是我也喜欢我,你要不要考虑收下我呢。


是哪里出了错

没让你睡够懒觉,把你叫起来吃饭

糖果的口味不够丰富,

要把白水换成茶水

要尝试着自己煮夜宵

记得喂好小鸽子

帮你收拾好书房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我不在你身边,多麻烦。


早晨的阳光给屋子里渡上金光,柔柔软软。

躺在沙发上享受着头部按摩,

蹭了蹭人来不及收回的手


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你不答应,我会一直问下去的,

你看着我,只是看着我这个人,

不是郭德纲的搭档,不是什么主流非主流,

只是于谦这个人

会陪你笑陪你闹

会帮你打败坏情绪

会做你最坚强的后盾


想一想

每天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我,

会有一个可能有一点糟糕的味道的早安吻,

可是那也不坏 ,


最重要的是,我们两个一起,你的身边永远有我。


你看阳台上的那盆花,

是我上次哄骗着你一起洒下的种子,

这朵漂亮的白玫瑰 ,

代表着 我与你足以相配 。


所以,请试着接受我叭 。


最后


于老谦儿同志得到了一个

没有任何阻碍的湿漉漉的亲吻。 


小桥流水稻花香【鱼进锅】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文笔不好,ooc选手


见谅见谅,爱你呦


上午9.00


德纲,中午有空出来一起吃个饭吗?


这样写有点显得冷硬,删掉又打


德纲,中午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好不好?


不好不好,有事情也得陪我吃饭,我想他!再删掉


德纲,中午陪我吃个饭好不好?


很好很好,今天又是可以见到德纲的一天


9.26

想到小胖子,笑着点击发送


9.27

我们该吃点什么呢?卤煮羊杂他也不喜欢,精细的又不好吃

诶,早上有人送了羊肉!去马场叭,我那口锅炖出来的最好吃

炒上几个小青菜,他再给我做个炸酱面,绝了!


9.30

没人打扰,下午还可以和他一起溜达,看马看狐狸看羊看鸽子,

美滋滋


9.32

怎么还不回我消息?


9.33

刷新来刷新去,还是没有消息?

这是还没醒?

呼噜呼噜卷毛


9.35

叮咚

-------好。


耶!


9.36

发了个小猫笑脸的表情包过去

紧接着回,我接您去,到地儿给您打电话


9.26

叮咚

有消息?

管那个呢我要睡觉!

翻了个身,万一是师哥呢?不行我得看看

迷糊着摸过来手机看一眼

师哥!

从床上坐起来,我醒了我可以

师哥要请我吃饭!嘿嘿嘿,去!


9.30

回个什么呢?

好的


不行,太敷衍了,删掉删掉


好的,师哥


于老谦儿吵我睡觉,喊师哥便宜他了,都不知道我睡得晚起得晚吗!

删掉!


好吧


不行,这他该以为我不太想去了,能见着谦儿哥我巴不得呢,最好下午还能待一会儿,听他

讲讲故事,嗨,看不够听不够呀


9.35



再加个符号,正式一点

好。

简洁明了,语意清楚,点击发送


9.36

一张图片?网速不太好,怎么加载不出来呢?

接着一条


呀,师哥要来接我啦,我要去准备准备!


9.40

图片是什么呢?好想知道


拨个电话!

师哥,您刚才给我发的什么呀?

电话里传来

喵~


生活不易,半半叹气

骗更的都出来更新了

那亲爱的太太们呢?


上瘾【鱼进锅】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文笔不好,ooc选手

见谅见谅,爱你呦

【于老师视角】

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伸出手试探着要给自己一巴掌辨辨虚实,啪,嘿,真特么疼,可是这傻笑可怎么也止不住。

郭德纲也喜欢我,喜欢我,我角儿,我的角儿,马上就是我媳妇儿!

傻笑够了,打开手机看看时间,艹,快十一点了,不行不行,我得抓紧,好不容易小刺猬露出了柔软,怎么着也不能让他跑掉。

揉揉脸一骨碌起床,连刷牙看着那牙刷都亲切!头型不能不好看,嘿,这发胶怎么不好用了呢,折折腾腾好半天才给弄好。到了衣服又犯了难,这件显老,这件显不出我腿长,这件颜色不好看,选来选去,还是穿角儿说过的黄夹克叭,走之前照照镜子,真是不减当年!

天蓝的漂亮,下午的阳光灿灿,开着车哼着小曲一会儿就到了玫瑰园。

把车停好,突然却有一丝近乡情怯,阳光耀的人眼睛泛花,一步两步三步,像是踩在棉花上飘着进了屋,转到客厅,孩子们都冲着自己问好还有几个历来淘气的调侃着他这身打扮,应了声好,这熟悉的地方让人稳住了神,心不在焉的答了几句,问问郭老师在哪?果不其然又在书房里忙着。

这大好的天呀!诶!瘫到沙发上点了根烟,默默盘算着以后花式把人拐出去玩儿,马场里自己在旁边看着角儿逗个小马小蝴蝶什么的,多可爱,等人玩累了,顺理成章喂几口水果,再占占便宜,拐去人多的地方陌生的地方,角儿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有时候还会抓紧我的衣角,走累了走够了软软的喊声师哥,想想都美。

嗝~突然反上来个酒嗝,紧张的闻了闻,果然还有一丝酒气,不行不行,角儿本来就心思重 ,这一会儿告白的时候角儿要多想了可怎么办。揉揉脸 好像还残存着昨天角儿亲上来的触感,真带劲,不行,可不能再想了,什么都不如一会儿亲自实践。

插科打诨跟孩子们聊了回天,明里暗里问了好多遍身上还有没有酒味,得到想要的答复就把人都撵走,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站起来搓搓手,在楼梯下犹豫再三,突然书房的门吱嘎一声响,传来了下楼的脚步声,身体比脑子快,回过神已经躲进了角落,默默看着角儿走下来,刚想张口,一转眼发现那人直直的走向沙发,诶!打火机忘了收,懊恼着看着角儿攥着那小东西走向了窗台。

落日的余晖打在他的身上,温暖的紧,怎么也压不住心中的悸动,从背后把人搂住,把人调转过来,捂住他的眼睛狠狠的亲上去,没有任何阻拦的撬开了他的牙关,细细的品尝着这以后都属于自己的美味,甜甜的糕点味,清香的茶味,混着自己嘴里的烟草味,再没什么比得上这个了,好好的巡逻了一番自己的领地,边边角角都尝过了才满意的放开,满足的搂着人凑在耳边表白,本以为会得到一个回亲,手却感到湿润,被人使劲的扒拉开,泛着泪的桃花眼盯着自己,刚刚被亲红的小嘴一张一合的数落着自己干的混账事,抱着人慌慌张张的解释,却突然得到了一个亲亲,就像瞬间绽放的烟花,洞房花烛夜啊,长夜漫漫,可不能浪费。

虽然呀,我们来日方长。

上瘾【鱼进锅】

圈地自萌,不要上升💓

文笔不好,OOC选手

见谅见谅,爱你呦

【郭老师视角】

师兄,你可知那太阳,东升西落,周而复始,就像我对你这感情,如食甘饴。

你看呐,太阳又落了,直至,在地平线上消散掉最后一丝光辉,便又陷入黑暗中去了。

缓了缓思绪慢慢从书房走出来,坐到沙发上,桌子上放着一只打火机,不用想,定是他那没溜的师哥落下的,他捡起来,把玩着这小东西,一抬眼仿佛还能看到师哥在这张桌子旁跟小徒弟们谈天说地,然后点燃一支烟在小辈面前毫不顾忌的吞云吐雾。想到这儿,把玩着火机的手下意识的把它攥在了手心里莫名觉得涩涩的。不过一墙之隔今日竟觉得仿佛各在一方,咫尺天涯。可即便我的书房对他从来没有规矩,即便我奢求他进来,那怕是问问我演出的事情,跟我单独待上几分钟我便满足了。可师哥,却从不曾有半点逾越,他所顾忌的是我郭德纲的名声。你看,师哥总是这样想着我的。

昨天演出后照例的酒局,不知怎么像是魔怔了一样,宿来不喜欢这种场合的我竟也跟着去了,顶着师哥问询的眼神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随即便牵着他的手上了车,感觉到掌心里残留的温度暗暗埋怨自己,怎么就一时猪油蒙心竟然这么出格?转头看自家师兄神色自然 ,对自己的小心思没有丝毫察觉,不由得松了口气。可能是夜色太好,月亮很亮,从师兄那双深邃的眼睛里竟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

酒桌上,可能自己在,徒弟们有些拘谨,自己平时过于严厉,不苟言笑也不经常出席这种酒局,也难怪这帮孩子拘谨,下意识瞅了瞅师哥,还是那么没溜,管气氛怎么着还是大吃大喝,有自己在这徒弟们也不怎么敢劝酒,便自己在那儿小杯小杯的就着吃菜,正瞅着师哥出着神,冷不防盘里多了一筷子青笋,在抬头看师兄也没闲着,一边夹菜一边冲自己说别光瞅我啊吃菜啊,听了这话心里像是被蜜淹了一样,虽然表面不动声色嘴角却扬了起来,别说这笋甜滋滋的还真不错。小徒弟们看师傅心情不错便也不再拘谨,一时间这桌上的气氛热络了起来。笑着吃着看师哥猜拳喝酒,自己也时不时抿上几小口,好像自己也不是那么排斥酒局了。

散局后和王海说先送师哥回家,坐在车子后排侧过头看了看身边的师哥,醉乎乎的闭着眼睛好像在打盹儿,一头卷毛乱糟糟的,身上烟味混着酒气竟有点好闻,大概是那几口酒上了头,鬼使神差的凑近师哥,迅速的在他脸上啄了一下,师哥迷迷糊糊的揉了揉脸,换了个姿势继续睡!看着熟睡的师兄,心里莫名多了一股火气,合着自己在这小心翼翼,人家跟个没事人似的。越想越来气索性让王海停车,自己三步两步蹭下了车,坐到副驾上的盘着师哥送的手钏,到马场的时候,赌气似的把人丢给王海和小龙让他俩把师兄抬回去,才不要跟这老醉鬼一般见识。

想着想着,又觉得自己有些好笑,摇了摇头,转身准备回车里等王海安置好师兄送自己回家。

师哥于他,好像是掺着蜜的鸦片,而自己便是将毒瘾深入骨髓的人,病入膏肓,却戒不掉。

正想着出着神,突然被拽进了一个怀抱里,刚刚抬起头,嘴就被吻住,灵活的舌头闯入他的嘴里,想印上标记一样的肆虐了一番,他被一只手捂住眼睛,鼻子里传来那股熟悉的烟草味,安心的想让人落泪。耳边传来低沉的声音,角儿,我爱你,我想这一天想了好久了。

在眼眶的泪终于落下来了,扒拉开那只手,看着师哥手忙脚乱的给他擦着眼泪,问到,你早怎么不说?你知道这些年我多煎熬吗,我想着师哥可是我怕挑明师哥就不理我了,我怕和师哥苦苦经营德云社的招牌被我弄垮了,我怕最后我和师哥连同事都做不成了……

正说着,便又被那人紧紧的抱住,别怕,师哥陪着你,师哥不走,师哥总是怕自己的情绪影响你,所以才故意疏远,都是师哥不好。

望着师哥的嘴一张一合对着他说着安慰的话的嘴,踮脚亲了上去,看着那人惊喜的眼睛,他想,罢了,摊上这么个傻爷们儿,还求什么呢?

伸出手捉住师哥伸入他衣服内蠢蠢欲动的手,问,怎么突然又敢了?

老流氓见一只手被阻止,又悄悄加入了另一只手,把头凑到他耳边说,其实昨天我醒着的,你亲完我我当场就忍不住想把你办掉,可是我想,总要清清醒醒的给你一个告白,不能糊糊涂涂就入了洞房,后来想着这个事美滋滋的,就又睡着了,今天缓过酒,小岳岳他们确定我身上一点酒味都没了,我才敢找你。

我松开了师哥的手,于傻谦儿你今个表现不好,以后也别想侍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