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半半☄

Miracles happen every day.

忽忽悠悠【鱼进锅】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ooc ooc 见谅哦💓

霓虹灯管弯曲着构成各种各样的剪影,绚烂刺目的光芒恍恍惚惚。

郭德纲推开酒吧门,环顾四周,在嘈杂的吵吵闹闹的歌声让他难受之前,寻找着于谦。人们在吹口哨欢呼摇摆,于谦手里摇摇欲坠的捏着杯酒,快活得扭着某种节奏,旁边有一位喝多了的姑娘倾慕的看着他。郭德纲咬着牙跺了一下脚,皮鞋与木头碰撞的声音绝不会比正在放的那歌曲要大,但于谦却像听见什么似的看向这边。

于是他们隔着几对搂搂抱抱的情侣、东倒西歪的酒鬼们对视,郭德纲瞪着他,于谦眨了眨眼,一口气干掉杯子里的酒,大步走过来,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您怎么来了?

郭德纲告诉自己深呼吸,压下掐死于谦的念头,保持着不与醉鬼计较的心态,我来接您回家。

于谦不情不愿的念叨着,您可好久没陪我喝酒了。

郭德纲没理他,就着被于谦揽肩的姿势架起老酒鬼走出了酒吧。

我没拿烟

再买

我新买的

戒了

我没理那个姑娘

没有回应

上车之后,于谦和郭德纲排排坐,开车的侯爷主动塞上了耳机,酒吧里的王经纪人无人问询。

我没醉,真的,就是想喝点酒

意味不明的哼声,您跟酒瓶子去书房过吧

您不能这样,嘤嘤嘤,赛马输了,媳妇儿还不安慰我

郭德纲感到有什么在刺痛自己的神经,这于老谦儿可太糟心了

于谦的目光在车内绕来绕去,最终落在郭德纲的胸口上,蹭了过去,郭德纲只得扶住弯着腰靠过来的于谦。

郭德纲攥着拳,感觉到于谦的手钻进衬衣里,在腰窝和背中间来回抚摸,并且每次在腰窝停留时稍稍往下滑了那么一小寸。

只是稍稍的

还听到于谦小声问 想我了吗

郭德纲气的咬牙,不想。。。

不过没等他说出剩下拒绝的话

他就尝到了威士忌与烟草混合的味道,柔软与湿热,那股缠人劲儿丝毫不减。

潮湿的热气摸过郭德纲的脖颈划过胸口,再在胸口里积成一团暖意。

接着这团暖意与颈间的鼻息变得一样柔和且有规律。

于老谦儿歪着头靠着他睡着了。

却舍不得推开,调整好姿势,让他哥舒舒服服的靠着睡会儿。再那么顺便的,才不是他想那么做的,摩挲摩挲胸口处的卷毛。

哼 ,回到家再收拾他!

评论(1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