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半半☄

Miracles happen every day.

上瘾【鱼进锅】

圈地自萌,不要上升💓

文笔不好,OOC选手

见谅见谅,爱你呦

【郭老师视角】

师兄,你可知那太阳,东升西落,周而复始,就像我对你这感情,如食甘饴。

你看呐,太阳又落了,直至,在地平线上消散掉最后一丝光辉,便又陷入黑暗中去了。

缓了缓思绪慢慢从书房走出来,坐到沙发上,桌子上放着一只打火机,不用想,定是他那没溜的师哥落下的,他捡起来,把玩着这小东西,一抬眼仿佛还能看到师哥在这张桌子旁跟小徒弟们谈天说地,然后点燃一支烟在小辈面前毫不顾忌的吞云吐雾。想到这儿,把玩着火机的手下意识的把它攥在了手心里莫名觉得涩涩的。不过一墙之隔今日竟觉得仿佛各在一方,咫尺天涯。可即便我的书房对他从来没有规矩,即便我奢求他进来,那怕是问问我演出的事情,跟我单独待上几分钟我便满足了。可师哥,却从不曾有半点逾越,他所顾忌的是我郭德纲的名声。你看,师哥总是这样想着我的。

昨天演出后照例的酒局,不知怎么像是魔怔了一样,宿来不喜欢这种场合的我竟也跟着去了,顶着师哥问询的眼神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随即便牵着他的手上了车,感觉到掌心里残留的温度暗暗埋怨自己,怎么就一时猪油蒙心竟然这么出格?转头看自家师兄神色自然 ,对自己的小心思没有丝毫察觉,不由得松了口气。可能是夜色太好,月亮很亮,从师兄那双深邃的眼睛里竟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

酒桌上,可能自己在,徒弟们有些拘谨,自己平时过于严厉,不苟言笑也不经常出席这种酒局,也难怪这帮孩子拘谨,下意识瞅了瞅师哥,还是那么没溜,管气氛怎么着还是大吃大喝,有自己在这徒弟们也不怎么敢劝酒,便自己在那儿小杯小杯的就着吃菜,正瞅着师哥出着神,冷不防盘里多了一筷子青笋,在抬头看师兄也没闲着,一边夹菜一边冲自己说别光瞅我啊吃菜啊,听了这话心里像是被蜜淹了一样,虽然表面不动声色嘴角却扬了起来,别说这笋甜滋滋的还真不错。小徒弟们看师傅心情不错便也不再拘谨,一时间这桌上的气氛热络了起来。笑着吃着看师哥猜拳喝酒,自己也时不时抿上几小口,好像自己也不是那么排斥酒局了。

散局后和王海说先送师哥回家,坐在车子后排侧过头看了看身边的师哥,醉乎乎的闭着眼睛好像在打盹儿,一头卷毛乱糟糟的,身上烟味混着酒气竟有点好闻,大概是那几口酒上了头,鬼使神差的凑近师哥,迅速的在他脸上啄了一下,师哥迷迷糊糊的揉了揉脸,换了个姿势继续睡!看着熟睡的师兄,心里莫名多了一股火气,合着自己在这小心翼翼,人家跟个没事人似的。越想越来气索性让王海停车,自己三步两步蹭下了车,坐到副驾上的盘着师哥送的手钏,到马场的时候,赌气似的把人丢给王海和小龙让他俩把师兄抬回去,才不要跟这老醉鬼一般见识。

想着想着,又觉得自己有些好笑,摇了摇头,转身准备回车里等王海安置好师兄送自己回家。

师哥于他,好像是掺着蜜的鸦片,而自己便是将毒瘾深入骨髓的人,病入膏肓,却戒不掉。

正想着出着神,突然被拽进了一个怀抱里,刚刚抬起头,嘴就被吻住,灵活的舌头闯入他的嘴里,想印上标记一样的肆虐了一番,他被一只手捂住眼睛,鼻子里传来那股熟悉的烟草味,安心的想让人落泪。耳边传来低沉的声音,角儿,我爱你,我想这一天想了好久了。

在眼眶的泪终于落下来了,扒拉开那只手,看着师哥手忙脚乱的给他擦着眼泪,问到,你早怎么不说?你知道这些年我多煎熬吗,我想着师哥可是我怕挑明师哥就不理我了,我怕和师哥苦苦经营德云社的招牌被我弄垮了,我怕最后我和师哥连同事都做不成了……

正说着,便又被那人紧紧的抱住,别怕,师哥陪着你,师哥不走,师哥总是怕自己的情绪影响你,所以才故意疏远,都是师哥不好。

望着师哥的嘴一张一合对着他说着安慰的话的嘴,踮脚亲了上去,看着那人惊喜的眼睛,他想,罢了,摊上这么个傻爷们儿,还求什么呢?

伸出手捉住师哥伸入他衣服内蠢蠢欲动的手,问,怎么突然又敢了?

老流氓见一只手被阻止,又悄悄加入了另一只手,把头凑到他耳边说,其实昨天我醒着的,你亲完我我当场就忍不住想把你办掉,可是我想,总要清清醒醒的给你一个告白,不能糊糊涂涂就入了洞房,后来想着这个事美滋滋的,就又睡着了,今天缓过酒,小岳岳他们确定我身上一点酒味都没了,我才敢找你。

我松开了师哥的手,于傻谦儿你今个表现不好,以后也别想侍寝了!

评论(6)

热度(54)